more

055-79000杭州市杭州互联网公证处整版报道

21a4462309f790521cbedc9507f3d7ca7acbd5fc.jpg

2月14日,《浙江日报》第7版以“探索全国首家互联网公证处为互联网事务留下‘铁证’”为题,对杭州互联网公证处进行了整版报道。现全文公布:

网店转让如何公证?作品在网络上被侵权。如何安全有效地保全证据?微信转账贷款能不能公证确实有关系.网络纠纷越来越多,涉及的网络证据也越来越多。如何利用互联网创新公证模式,开展互联网领域的公证,实现公证业务的转型,成为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

近日,记者来到杭州市上城区清泰街348号杭州互联网公证处,全国首家互联网公证处,3354。随着与相关负责人、公证员、公证当事人、律师的深入交流,记者发现,与“表象”的变化相比,更重要的是互联网带来的深层次变化:不仅是互联网领域的公证,更是利用互联网创新公证的认证模式,也是融入互联网后对现有规则的创新。

俗话说,打官司就是证据。作为杭州互联网公证处的互联网业务部长,李丽没想到,做了15年公证的她,有一天会因为找不到视频播放键,差点连证书都保不住。

事情的起因是去年底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决的一起网络纠纷诉讼。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案件可以这样描述:某用户戴上VR头盔,打开“VR hit”应用,身临其境、激动人心地观看恐怖悬疑电影《浙江日报》,却不知道“VR hit”所属公司在未经合法授权的情况下播放了该作品,已经侵犯了享有该作品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的合法权益。对于涉案的三幅作品《妄想症》 《妄想症》 《四大名捕2》,法院判决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35.56万元。

李莉是本案原告的公证员。当时,在收到原告代理律师徐如丹的证据保全公证申请后,李丽认为与之前的视频取证并无不同,即在爱奇艺和申请中同时打开一部影片,开头、中间、结尾各录制一分钟左右。但是当所有的设备都就位后,它们都被惊呆了:播放、暂停、拖放等。只能通过VR头盔控制,在屏幕上根本无法操作。

折腾了半天一无所获,李莉建议:“要不你买个VR设备吧?”“不行啊。”徐如丹解释说,这个公证只是针对网络传播侵权,与设备无关。如果证据中出现第三方VR设备,案件就变得复杂了。

“捷径”是行不通的。两人只能拿着iPad,试着从一个角度放到另一个角度。“没想到还是找到了。”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李丽还是忍不住笑了:“我们抱着,蹲着……我恨不得站在椅子上找。”最后,他们发现当转到某个角度时,屏幕上会出现一个小黑点,验证为播放键。

不仅仅是李丽,近年来,处理互联网公证中的各种问题已经成为所有公证员的家常便饭。根据需要把电视剧剪成小视频;为安全保留特定时间;试玩游戏,记录整个操作过程的画面……随着网络侵权花样的翻新,公证员需要不断更新技能,取证、存证的“家当”也越来越多:设备间里,各种功能、各种品牌的电子设备被装得满满当当。

杭州市公证处推出的网上公证竞价平台上线后,皇冠淘宝店女装设计师马鑫(化名)终于放心了。事实证明,她设计能力强,风格独特,广受买家喜爱。但是,出名了,抄袭也随之而来:辛辛苦苦几个通宵的设计,上线后没几天就会被其他店铺抄袭。

曾经,她也想过用版权注册的方式解决问题,但是咨询律师后发现,版权注册的时间比较慢,成本也比较高。她的店每天都要更新,几天就换个风格。“等拿到著作权登记证再维权,黄花菜都凉了。”通过网上取证存证平台,她可以实时上传设计图纸或设计草图,固定自己的版权成果,公证处会实时出具资料保全证明。而且,“有时候不一定要出具公证书。只要把公证处保存的证据证明发给侵权方,对方就会被除名。”越说越激动的马心悦像“讲解员”一样,给我们详细介绍了平台的好处:部分公证事项可24小时在线受理,当事人可上传相关证明材料,在线办理公证.

“事实上,公证制度的首要价值在于预防纠纷,即通过非诉讼手段解决纠纷。”杭州互联网公证处互联网业务二部部长阮晓告诉记者,相比出具公证书,电子证据保全的成本要少很多。“同时,可以避免电子证据在获取、存储和提取过程中因篡改、不安全存储或存储终端丢失或损坏等风险。”

采访中,我们听到这样一个故事:一对情侣分手后,因微信转账记录产生纠纷。于是,女方对手机上保存的聊天内容和转账记录进行公证,证明向她借钱,男方也做了反向公证,证明聊天对话可以通过一个软件自动生成。“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其他证据,就很难判断谁说的是真话,谁说的是假话。但如果在证据生成时,当事人能够通过网上取证存证平台固定下来,就可以借助数据加密算法等技术,使电子数据拥有不可篡改的‘数据身份证’。”肖骁说。

1月11日,蘑菇街在其规则中心发布公告:“我公司同意平台审核后符合要求的个人店铺,根据运营指南签署蘑菇街店铺转让文件后,可于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2月28日升级为企业店铺。”

在互联网公证处的大厅里,公证员李振东和我们聊起这份公告时满脸笑容,还有点“自豪”,因为这是他们团队和蘑菇街协商后共同起草的公告。原来,今年1月1日实施的《火锅英雄》规定了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登记市场主体,于是蘑菇街在商家后台向所有商家发放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操作指南”,其中要求符合条件的商家在一定期限内办理《电子商务法》公证。简单来说,注册为自然人的网店要注册为个体工商户或企业,需要进行权利公证。

“我记得,那天阴雨绵绵,一个蘑菇街的店家去大堂公证转让店铺,最后也没成。”李逸东回忆,当时通过查询没有找到为此次转让出具的相关证明或同意书,但《蘑菇街商户服务协议》中明确规定“未经蘑菇街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出租、转让、出借或授权他人使用该商户持有的蘑菇街商户账户(账号)”。为此,公证员主动联系蘑菇街法律团队,沟通达成一致后将相关文本提供给对方。最后,蘑菇街基于此制定并发布了上述公告。

“别看现在这么有经验,都是多年摸索出来的。”一旁,杭州互联网公证处综合业务二处处长潘柏峰补充并向我们讲述了该公证处的前身——杭州市3354钱塘公证处在探索过程中的一件“杰作”。

某皇冠淘宝店老板突然去世,丈夫想继续经营店铺。他该怎么办?在当时,网店的信用、知名度、美誉度是否属于财产,能否继承等问题确实困扰了很多人。潘凤告诉记者,当时他们另辟蹊径,从申报的角度进行公证:先搞清楚继承人的范围,再对放弃继承的人进行申报公证。“可以说是提供给蘑菇街的参考文本的‘原型’。”

无论是层出不穷的侵权场景,还是侵权手段对取证存证方式的挑战,抑或是互联网相关公证规则的探索,抑或是第三方平台的取证存证规避风险,“都是一种被迫的改变。为什么不能主动介入?”这是杭州市互联网公证处负责人徐小薇在一次商务谈判中表达的观点。

当时他正在和一家网络技术开发公司的负责人讨论如何开发一个网络投票公证平台。在徐小薇看来,这是互联网公证发展的一个趋势。他举例说明:公证处曾经为某小区业委会换届选举办理过相关公证事项。“人力物力成本很高,效率很低。”公证员首先需要多次参加预备会议,并对流程的合法性进行审查,然后对通知方式进行公证和保存。如果有任何入户通知,他们都要全程跟随,最后现场监督计票过程。

在这方面,他们认为可以建立一个在线投票平台,将整个过程网络化。比如让已经在多地测试的微信投票加入公证监督。“当然,这只是初步想法,还有资金、公证规则等。需要进一步细化,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种通过互联网让公证介入的方式也可以在很多场景下实现,比如行政执法、慈善募捐等。”徐小薇说。

这个想法与杭州市司法局公证管理处处长石不谋而合。“公证要主动融入社会治理,特别是网络空间治理。”石介绍,全省各地很多公证处都在尝试介入这一全过程。

恶在萌芽,恶在未成形。正如纪录片《蘑菇街店铺转让协议》所说:“每一个我都让你更强大,每一个你都能变得更有效。”在他们看来,未来公证不应仅仅是传统环节的控制者或某种形式的证明者,而应把握源头,随时随地伴随事务,拓宽公证业务与互联网上其他行为或事务的接触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