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轻松一刻

只有频率相同的人,才能看见彼此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优雅

时间:2016-11-3 14:12:03  作者:  来源:  查看:9  评论:0
内容摘要:我们都成了孤独的刺猬,找不见频率相同的人,遇不见那个懂你内心深处优雅的人。01“小K,打扰了,你现在是做书画吗?”难为你还记得我这个名字。很久没有收到你的信息了,时隔一年多,再联络,你没有问我过得好不好,而是直接开门见山问我在做什么。而且你还用了“打扰了”,可见我们已经生...

   

我们都成了孤独的刺猬,找不见频率相同的人,遇不见那个懂你内心深处优雅的人。

01

 

 

“小K,打扰了,你现在是做书画吗?”


难为你还记得我这个名字。很久没有收到你的信息了,时隔一年多,再联络,你没有问我过得好不好,而是直接开门见山问我在做什么。而且你还用了“打扰了”,可见我们已经生疏到如此地步了。


你的微信名字已经换了一个,与你的公众号同名。我还知道,你是某书的签约作者,每篇文章都是爆款。


我悄悄点进你的朋友圈,显示的是一条斜杠,你将我屏蔽了,我不知道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我有防备之心。


许多事情,不动声色的在悄然改变,只是我们再也不能回到从前了。


你和我说,你有个特别好的朋友,对书画相关工作很感兴趣,如果有合适的机会能不能介绍。


我笑了笑,如今你为了一个“特别好的朋友”有求于我。不知道我在你心里算什么身份的人呢?


如果不是因为那位“特别好的朋友”,或许你不会再和我有“共同语言”了。你知道我所做之事,证明你一直在关注我。可是,同时,你也对我设了防线。


人,是不是都这样自相矛盾。


02


2009年的春天,我们相识于微时。我去老陈工作室上班,你也在那里。你是老陈唯一的员工。老陈工作室在二环护城河边上,春天杨柳发芽时,嫩青色的柳芽随风摇摆,像婴儿的手,肉肉的又可爱。


在老陈工作室上班,虽然工资低得可怜,可我们很快乐。因为我认识了你,你也认识了我,我们有一种“原来你也在这里”般惺惺相惜之感。


我们常坐在护城河边看书,我们一起看博尔赫斯、加缪、曹雪芹、王小波,也一起看《古诗十九首》,魏晋南北朝文学,明清小品等。


你有一个很爱你的男友,你常和我说你们的爱情故事。你还说,你有一个交心的文友,在写博客的时候认识的,是一位很帅气很阳光很努力的男生,后来出国留学,每一步都走得很精彩。


他是你的偶像,是你的爱尔克灯光。


我们都开博客,写随笔,你的博客名文艺到死,酥到骨子里。


那时你的文章清新脱俗,古风韵味浓厚,比起现在你的名字和你的文章,真是判若两人。


如果从前不是我们相知相爱一场,我又怎么会知道,在这个急速转型、价值观混乱、人心疲惫的社会里,稍微有点文字基础的,都明白写什么样的文章就能瞬间俘获粉丝。


何况文笔功力深厚的你,怎么会不懂写什么样的文章,别人爱看呢。


用赵巍巍的话说“这个时代,标榜流量,贩卖情怀,伤害了很大一批一路上读着海子们、朝圣的文艺青年,从厦门的海到北京的山,他们目睹了理想的幻灭”。


你曾经写过的文章,除了小众圈子里的人为之喝彩之外,或许没有太多的读者。而如今你的每篇文章都很畅销,至少比我的文章要畅销得多。公众号接广告也接得手软吧,还出了两本书。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灵敏的嗅觉到阅读市场在改变,而你也跟着改变了。你从博客去了新浪微博,去了某书,又做了公众号。至少,你做这些的时候,从没与我谈起过。


或许你认为,我们不再是同路之人了。


正如你自己写的那样:最青春的十年过去了,我却不想再回头。

 

03


你放弃了相爱七年的男友,你说他不够上进,所以选择了与你频率相同的一位男生结了婚。


09年冬天下了一场大雪,那天是我离开老陈的工作室去一家图书策划公司上班,做了一名图书编辑。


我去你家过夜,第二天就下了一场大雪。你送我去地铁站,我穿衣单薄,在雪花飞舞中冻得瑟瑟发抖,你不断靠近我,牵着我的手,还把围巾帽子全部给了我。


我们站在雪地里,看着雪花恣意妄为的飘舞,其实我们都很兴奋。我们都认为,这场大雪能带给我们新的生活。


我鼓励你去面试,告诉你生活的多样性。你才突然醒悟,工作还有另一种可能。


你说:“原来日子还可以这么过啊。我不要住平房了,我要住楼房,有暖气的大房子。”


后来你去了磨铁做图书编辑,从那时候开始,或许你就开始变得不一样了吧。


你常写励志的文章,每天像打了鸡血一样。


有一天我问你:“你真如文章中写的那般,成功到可以教别人怎么做人了吗?”


你很久没有回复我,几个月后,你在微信上和我说:


“先谋生,再追梦。”


我问你还想去美国吗,还记得爱尔克的灯光吗?


你没有再回话给我,或许你已经不记得了吧。

 

04


你的头像在我这里变成一张灰黑色照片,电话号码变成了一串阿拉伯数字,曾经我们是惺惺相惜的好友,而现在你的生命里也出现了其他“特别好的朋友”了。


我们一起谈过的理想,一起调侃过的生活,一起读过的书,都被时间淹没在岁月里。


人生就是这样,像一辆列车,每一站都有不同的人上车,到了下一站,总会有人下车离开。


其实,我们只是频率变得不一样了,曾经你和我说过的那些内心深处的秘密,随着岁月变迁,也变得微不足道了。


以前我们每次见面,你都会拥抱我;如今你和我说话用起了谦辞“打扰了”。


网上说,科学家把人类的频率分为0到1000,200以下的属于负面频率,大部分人的频率在300左右。


目前,测得的最高频率数值是700,是一位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修女,一般来说高频率者可以理解低频率者的内心世界,双方频率值差距越大越难理解,这种客观规律会导致高频者难觅知己。


所以,真正的强者都是孤独的,高处不胜寒。


我们都认为自己频率变高了吗,都认为高处不胜寒了吗?


人之所以渐行渐远,是因为树木翘盼着天际,人翘盼着希望,奈何总是可见不可亲。在追逐希望的路上,分道扬镳。


有一种默契:你不理我,我就不会理你了。


你对我设防,或许是认为我不理解你的世界了,你的频率变得更高了。


我还这么想过,你公众号做的那么好,亦或许,怕我找你推公众号吧。

 

05


两个频率不相同的人在一起,其实是相互为难。


喜欢吃辣的人与不喜欢吃辣的人在一起会不知道吃什么,喜欢吃辣的人永远不懂原汁原味的美妙;不喜欢吃辣的人也不懂得辣得跳脚的爽劲;


喜欢拍照的人和不喜欢拍照的人在一起会很痛苦,喜欢拍照的人有一颗少女心,而不喜欢拍照的人活得更沉默,有时候会失去生趣;


喜欢说话的人与喜欢沉默的人在一起是尴尬,也会感觉说什么都不对,都不在同一个频道;


当我们之间的频率变得不同时,互相都琢磨不透,一个不愿意说,一个不愿意了解,内心深处的那些细小的变化更不会察觉。


只有在频率相同的情况下,才会发现更多乐趣,也会懂得那些细微的美好。


彼此不再互相欣赏,频率变得不同,步调不再一致了,缘分也走到了尽头。

 

06


二十几岁的时候,孤身在外,行走江湖,那时候是有点文字想法的,每到没有暖气的冬天,就靠加缪的《局外人》或黑塞的《孤独者之歌》和若干劣质红酒熬过去。


无论如何艰难,总有三五知己好友,总能知道彼此内心的想法,也懂得就算穷酸也依然要活得精致,内心深处那点不见光的优雅我们都懂。


而现在身边出现的人,聚会时低头刷手机,坐在一起很尴尬,无话可讲,心与心也无法靠近。


在这个各自为政的世界里,人们不断告诉你,年轻的时候要懂得钱的好处,要事业有成,要结婚,要儿女双全,要买房……


除了这些,没有人关心你的精神世界,只会有人问你混得好不好,没人关心你过得开心不开心。


我们都成了孤独的刺猬,找不见频率相同的人,遇不见那个懂你内心深处优雅的人。


你早已不看黑塞加缪了,也不记得那盏鼓舞你的灯光了。我也不再关心你变成什么样子。


我们只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频率,在不同的世界里各自修行。最终,我们身边出现了不同的人,如当初我们交心那般惺惺相惜。


我也始终相信这世上一定有一个频率相同的人,能感受到自己的人,那人未必是恋人,他可能是任何人,在偌大的世界中,我们会因为这份珍贵而懂得不再孤独。

 

公众号:坐久落花多(zuojiuluohuaduo)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欢迎关注有意思吧文字音乐版

微信公众号“后园”(gardenback)

 

 

 

 

 

 

只有频率相同的人,才能看见彼此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优雅

 → 微信公众号:有意思吧,可通过意念关注 ← 

 


Copyright © 2003-2015 www.zijinwhg.com

本站关键词:紫金微商网 微商货源 微商代理  紫金文化馆 版权所有 联系邮箱:192994013#qq.com(#改成@)

粤ICP备10003719号-1